俞飞鸿惊艳米兰时装周

摩杰平台 12-13 阅读:79 评论:0
俞飞鸿的热搜,有毒。
  常年不营业的姐姐,一露面即因“美貌”冲上热搜。
  米兰时装周上,她身着暗色系高领长裙,一如既往的优雅从容,似乎还比之前多了几分御姐风。
  48岁的年纪,身材线条依旧如此匀称流畅,胸前的镂空设计,既释放出妩媚的女人味,但又恰到好处地收敛。
  现场动图表现也是着实能打,一袭深色针织连衣裙,在人群之中好似出水芙蓉,干净大方,气质雍容。
  她的美不带任何侵略性,却始终能让人过目难忘。
  俞飞鸿究竟有多美?
  她是观众记忆中,最不招人恨的小三王纯;
  她是一代人心中,惊鸿一瞥的仙子,有人至今感叹:“飞鸿过后,再无惊鸿。”
  她是邻家的女神姐姐,和小16岁的男演员谈起姐弟恋来也没有丝毫违和感,一向挑剔的观众天天追着在线嗑糖。
  20岁的俞飞鸿纯澈干净,年近50岁的她,双眸依然通透。那是阅尽千帆归来仍是少年的简单,不似纯洁那般单薄,又比端庄多了一份洒脱。

  这份独特的气质,模糊了年轮的流转,造就了她的“冻龄”。
  有网友感叹:“我8岁的时候她就30了,我30岁了她还是30?”
  俞飞鸿的美貌,是大众一致认可的,然而唯有一人,始终不认同。
  那就是她本人。
  01
  美在皮相的人,让人嫉妒上天为何如此不公。美进骨髓里的人,只会让人感叹“岁月从不败美人”。
  俞飞鸿的美,就是如此。
  间歇,疏离。靠近的时候让人浓烈惊艳,适时的疏远让人回味悠长。
  出道30年,她从未驻足停留在某处,时断时续地出现在大众面前。无论她身在何方,“江湖”上总有她的传说。
  她的手中仿佛握着一道掌控名气的开关,只要轻轻一按,无论是手机这端的网友,还是面对面座谈的记者,都不由得轻叹一声:她真的,好美啊。
  但你要说她倚仗自己的美貌游戏公众,怕是有失偏颇的。常年神隐,偶尔露面,俞飞鸿若是懂得运作,“4000年一遇”的美人头衔不会落到别处去。
  与她的美貌形成强烈反差的是,外界对她外貌的赞美,会让她感到惶恐。
  “感觉像占了谁便宜似的,我个人没有什么功劳可言。”
  她的美,众人皆沉醉,唯其一人独醒。
  许知远在《十三邀》中与俞飞鸿对谈,面对面地近距离接触,这个素来以知识分子自居的男人,竟然露出了痴汉笑,眼神不敢直视地说了句:“你真的好好看啊。”
  俞飞鸿似乎有点惊讶:“我?”随后连声道谢。似乎被许知远夸美,让她觉得十分意外。
  记者追问她如何看待自己的美,她却并不愿意在众人的追捧下走上神坛:
  “美?到底能有多美?大家都是一张嘴,两个眼睛,一个鼻子,能美到哪里去?”
  这句话从俞飞鸿的口中说出,耿直得有点令人难以想象。
  她不愿被架在“美”的高度上,更不愿被大众仅仅标记成一个“美人”。
  “每次人家夸我的时候,我都理解为这是人家对我的一种善意。”
  “长得好看并不是一种功劳。”
  俞飞鸿拥有的,是一种比美而不自知更高级的模样——美,却不侍靓行凶。
  02
  对外貌的冷淡,源自于俞飞鸿从小接受的家庭教育。
  她出生于知识分子家庭,父亲毕业于清华大学,母亲毕业于浙江化工学院。在学业方面。父母对她严格要求,除了读书学习,每晚必须练完60个毛笔字才能入睡。
  在俞飞鸿的成长过程中,家人从未给她灌输“美貌”这种概念。父母曾说过一句影响她一生的话:
  “你不能做一个绣花枕头稻草包,要让内在变得饱满。”
  幼时的她,在父母的教育下,早早就明白了:女人的自信不在外表,而在内心。
  18岁时,俞飞鸿考入北京电影学院,校园里便增添了一个关于她的“传说”:十年难得一遇的校花。
  男生找各种理由靠近,只为见她一面,渴求和她说上一句半句话。
  俞飞鸿却从未为身边的追求者所动,一心读书。
  室友接受采访时说,俞飞鸿是寝室最聪明也是最用功的女孩。别人睡懒觉,她出晨功,最后拿到奖学金;别人忙着恋爱,她学英语,后来用全英文演戏毫无困难。
  1992年,还在读大三的俞飞鸿,接到了好莱坞电影《喜福会》的出演邀请。电影拍完后,导演让她继续留在好莱坞发展。俞飞鸿却果断拒绝,理由很简单:“书还没念完。”
  多年之后,许知远不无惋惜地问她:“为什么没有想去那里闯一闯?”
  俞飞鸿一脸的云淡风轻:“我从来不觉得我演艺生涯的舞台会是在那儿。因为文化不一样,就算偶尔演到大片,也是一部两部,没有延续性,也没有挑选剧本,故事,角色的余地。”
  她的人生,节奏永远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。
  北影毕业之后,俞飞鸿因为成绩优异,顺其自然地被留校任教。不过一年时间,她毅然辞去人们眼中的铁饭碗,启程前往美国留学。
  在她看来,当下丰富自我的人生比安稳的工作更重要。
  三年后,她学成回国,出演的第一个角色是《牵手》中的王纯,一个插足他人婚姻的第三者。
  导演本想让她出演女主角夏雪,俞飞鸿看完剧本之后,主动跟导演争取来这个不算讨喜的角色。
  导演问她:“演小三这个角色,你不怕被骂吗?”
  她却觉得,比起戏份,应该更看重是人物本身的厚度。
  而后,她凭借着《小李飞刀》中的“惊鸿仙子”一角,在人们的心中烙下一道白月光。
  名利铺天盖地地袭来,她却选择把自己隐藏起来。
  那年,她28岁。
  此后十年间,她专心只做一件事,打磨她的导演处女作,《爱有来生》。
  纵使这部片子叫好不叫座,4000万的投资只收获了200万的票房,俞飞鸿也并不后悔:“我的生活和工作都需要有创造感,而不是一直在复制自己做过的事。”
  凭借美貌,俞飞鸿足够游刃有余地闯荡娱乐圈,而她偏偏选择了一条人烟稀少的小径,独自前行。
  拒绝好莱坞的橄榄枝,用十年时间自导自演电影处女作,从大荧幕转战小荧屏。美貌从未成为她披荆斩棘的利器,也未是她潇洒自如的牵绊。
  一个知性美人,看似冲动,实则理性至极。
  俞飞鸿的每一个选择,都干脆利落;每一次转型,都清晰彻底。她能够有一切推翻重来的勇气,源自于她对自我的清醒认知:
  当下做的,正是我内心想要的。
  03
  “我不是独身主义者,也不是不婚主义者,我只不过是没结婚。”
  俞飞鸿语气柔和地说出这句话,眼神却是坚定。大概这正是人们信服她的原因吧。
  在人设遍地的演艺圈,能做到知行合一的人不多,俞飞鸿算一个。
  俘获人心的,除了她长期在线的冻龄美颜,还有她完整自洽的人生逻辑。
  窦文涛就曾在《锵锵三人行》中,把俞飞鸿奉为“人生导师”。
  品品她说过的道理,没有华丽的用词,却能句句戳进心里。
  她谈到青春易逝:“容颜这东西终究会老去,每个人都躲不过。而生活是自己的,人不能活在他人的赞美里。”
  她谈大龄未婚女性:“你要有一种永远在成长的状态,永远让人家有一种想去了解你的欲望。”
  被问怎么看待别人的眼光,她说,不要活在别人的期待里。
  问及对人生的看法,她觉得精神的自由最重要。这种自由不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而是不想做的时候可以坦然拒绝。
  俞飞鸿用这些人生信条,为自己构建了一个理想的世界,这是一个与现实世界平行的空间,正是这个空间,营造出了属于俞飞鸿特有的气场。
  04
  俞飞鸿在接受《非常道》采访时,说过这样一句话:
  我喜欢苍白,我喜欢它平淡无奇,这就是我想要的。
  如此低欲望的存在,俞飞鸿绝对算得上是演艺圈的一股清泉。
  不在意美貌,上可演惊鸿一瞥的仙子,下可演市井烟火的中年失婚女性;
  不在意名利,十年磨一剑的作品,票房失败也不急不躁,只追求自己认为值得做的事;
  不在意婚姻,独身与结婚与否,都只是选择当下最喜欢的状态去生活。
  在一次采访中,主持人问俞飞鸿:“别人的声音都左右不了你吗?”
  俞飞鸿淡然自若地回答:
  “我为什么要让他们左右我?我觉得人生是自己的,也不见得一个行业,就只有一种标准。娱乐圈难道就必定要怎么样吗?人生就是一种选择。”
  有人羡慕她,拥有足够的美貌和财富,才有了在纷繁复杂的舆论中,坚持做自己的底气。
  我想说,她的人生之所以活得如此洒脱,只取悦自己,无关乎美貌与财富,而在于她坚定地做下每一次的选择。
  她选择不在意的事,都是为了过好她在意的生活。
  不是仰仗自己的美貌过一生,而是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坚守自己的信条。
  不受任何人的干扰,不被任何人打乱节奏,不卑不亢,在自己的脚步里活出云淡风轻。
  希望每个女人,都能像俞飞鸿一般,能为自己构筑一个世界。
  这个世界里,有人来人往,唯你始终坚定前行的方向。
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百度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分享:

扫一扫在手机阅读、分享本文

评论

相关推荐